骄傲吧,祖国

时间:2022-11-01 01:18:43 作者:admin

28 骄傲吧,祖国

1988年11月,经国务院批准,我参加了“中美联合南极登山科学考察队”,到南极腹地文森峰进行科学考察。

文森峰,没有人烟,没有生命,人称“死亡地带”。那里山势险峻,海拔高度为5140米。即使夏季,气温都在零下40摄氏度左右,因而终年被冰雪覆盖。在地质科学研究的领域里,它是一块处女地。迄今为止,世界上还没有一位女性踏上过这块土地。作为一名中国女科学家第一个涉足这个死亡地带,我感到十分自豪。

我们飞行了11个小时,穿越了多风暴多冰雪的多伦斯海峡,横穿气候变化无常的南极半岛。最后,飞机在登山大本营降落。走出机舱,美国队员的大胡子上一下子全都挂满了冰花,像一个个圣诞老人。我们住的帐篷四壁挂满了冰霜,鸭绒被、羽绒服上都结了冰。一杯咖啡,喝不到一半就结成了冰,稍不留意,舌头就会粘在勺子上,被扯掉一块皮。巧克力、压缩饼干冻得像鹅卵石一样坚硬,难以入口。

11月28日,我们把食物和科学考察的物资、设备装在雪橇上,朝1号营地进军。从大本营到1号营地,相距7.5千米,上升高度为3干米,要爬两个长长的冰坡。经暴风雪席卷过的冰原,裂缝密布,我们随时会有生命危险。我们身背二三十千克重的登山装备,脚穿四千克重的登山靴,在光滑而坚硬的冰坡上爬行,两个脚脖子红肿成大圆团,挪一步都钻心地疼。我咬紧牙关,奋力攀登。

刚到1号营地,天气突然变了脸。狂风大作,大雪纷飞。“快,快砌雪墙,要不帐篷会被掀跑的。”队长喊着,带领大家,飞快地把冰锯成一块块冰砖,用它们把帐篷围了一圈,像是砌了一座水晶宫殿。修好了自己的“宫殿”,队员们又去帮美国队员搭帐篷。

南极的好天气是极珍贵的。资料表明,只有在11月底到12月初的这几天里,才有可能进入文森峰区。登山队员必须抓紧时间。为此,在进入南极腹地的笫三天,我和两名中国战友分开了,他们与美国战友去攀登文森峰,我将独自一人留下来在一望无边的冰雪世界进行为期4天的科学考察。

我干了27年的地质,也跑了27年的野外,从来也没一个人单独留在野外。为了采集样品,我必须去攀登那险峻的冰山,去探索地球最南端地质的奥秘。一个人,能为自己的理想坚持不懈地奋斗,永不停息地去探索那未知的世界,去攀登一个又一个新高度,难道不是最大的幸福吗?事业与我同在,亲人与我同在,祖国人民与我同在!我,并不孤单。

与战友分开的第四天,我在一道山脊上,发现有铁矿露头。为了追索铁矿带,我沿着陡峭的山脊行走,仔细地做了地质考察。这是一个20千米长、200米厚的含铁岩系!我欣喜若狂,中国人在南极发现铁矿了!我把一面五星红旗放在矿体上,对着冰原,大声呼喊:

“祖国啊,为你的女儿骄傲吧!”

考察完铁矿,我背着沉甸甸的矿石标本,兴奋地返回营地。此时,已是夜里11点了。从早上10点出发,整整13个小时,我没有喝一口水,没有进一口食。我艰难地顺着冰坡往下移动,多次从陡崖上摔下来,手被坚硬的岩石划出一道道血口。突然,我一脚踩空,掉进了冰裂缝。我拼命用冰镐扒住冰块,用力向上,我要活下去!我要把我的发现奉献给我的祖国!幸好,冰裂缝只有40多厘米宽,背着背包的上身卡在了上面。

12月3日凌晨2时,我终于临近营地。我发现营地那边有两个红点,明白是战友们回来了。我使劲地喊:“你们登顶没有?”“5点零2分登上高峰!”队友小李大声回答我。我也告诉他们:“我发现了大铁矿。”我们三个在冰原上汇合,激动地抱成一团,高呼:“祖国万岁!”

上一篇 : 江姐

下一篇 : 寒风吹彻原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