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朱山浙江归安人”阅读答案及译文

小编:

阅读下面的文言文,完成10~12题。

朱山浙江归安人。乾隆十六年进士。二十年,知彰化县,下车谒庙①毕,视狱,问狱吏曰:“彼系囚者得无巨盗乎?”对曰:“小窃尔。”曰:“小窃何足系?”悉召于庭而纵之,各予十金,使治生。曰:“吾与汝约,再犯无赦。”亡何获一贼,讯之,则前所纵也。山语役曰:“初法必行,当杖毙之。”亡何复毙一贼,邑人惊骇,相戒曰:“是真健吏,毋犯法。”亡何又获贼,方喝杖,见其面有泪痕,山曰:“犯法者死,何哭为?”对曰:“小人自知必死,适与母诀,故悲尔。”侦之,果一妪抱席哭,将裹尸去。山曰:“渠有孝心,尚可改。”再予十金,且严饬曰:“汝持贩他方,求衣食,毋居此,为老捕捉也。”其人叩头去。

山为政谨慎,听讼时,但集两造于庭而判之,案无积牍。彰署固有私款,岁入数千金,山不受。言曰:“正供而外,则属横征,为民牧者岂可使民贫困乎?”巡道德文视彰,故事供帐甚奢,山不可,但馈米十石、羊四羫,文衔之。俄而檄下,命册丈田。山力争曰:“彰地初辟,半斥卤,与他邑异。前时清丈,曾留余地,以舒贫苦。今若再丈,将大病民,山不忍为也。”而文催愈急,邑人士谋赂万金以免,山不可。曰:“吾在此,断不使诸公贿上游也。”遽令夺镪橐归。文闻之,大怒,劾山私收采买。报罢,山被逮,邑人数万争揭竿逐委员,势汹汹。山挥手止,语且泣曰:“诸百姓苟以我故而抗王章,是杀我,非爱我也。”百姓曰:“若然,则我等护公往鞫,有不测愿同死。”甫登舟,而担馈糗粮者,投舱几满。一男子持百金献,问之,对曰:“公再纵之贼也。”曰:“何为?”曰:“受金后,改行贩鱼,已成家矣。今闻公远行,母命来报恩。”山曰:“我实未知汝手中金,安知非盗而遗我耶?”曰:“公不受,是犹以贼视我也,归何以见母,不如死。”跃入海,舟子急救,山乃受之。系省月余,福建将军谂其冤,请赦。召见,复原官,再迁滦州知州。将之任,途赴里门,见非故庐,不敢入。已而妻子出迎,曰:“嘻!此君前年罢官时,彰化士民送我家居此者也。”出券视之,购价万金。 《台湾通史》

注解:①庙:妈祖庙

10.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,不正确的一项是( )

A.亡何获一贼 亡何:不久

B.故事供帐甚奢 故事:按照旧例

C.今若再丈,将大病民 病:使…生病

D.但馈米十石、羊四羫,文衔之 衔:对…不满

11.下列各组句子中,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都相同的一组是( )

A.而文催愈急 青,取之于蓝,而青于蓝

B.将之任 臣之壮也,犹不如人

C.其人叩头去 其皆出于此乎

D.是犹以贼视我也 得璧传之美人,以戏弄臣

12.下列各组句子,分别能体现朱山“为政谨慎”和“是真健吏”的一组是( )

A.安知非盗而遗我耶 小窃何足系

B.但集两造于庭而判之,案无积牍 初法必行,当杖毙之

C.遽令夺镪橐归 亡何复毙一人

D.邑人士谋赂万金以免,山不可 吾与汝约,再犯无赦

13.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。(12分)

(1)知彰化县,下车谒庙毕,视狱,问狱吏曰:“彼系囚者得无巨盗乎?”(4分)

(2)诸百姓苟以我故而抗王章,是杀我,非爱我也。(4分)

(3) 我实未知汝手中金,安知非盗而遗我耶?(4分)

参考答案:

5. (3分)本题重点考查考生理解常见文言实词在文中的含义的能力。

答案:C(病:使…受伤害)

6. (3分)本题重点考查考生理解常见文言虚词在文中的用法的能力

答案:C(都是连词,表示假设关系,如果。)

7. 答案:B(3分)本题重点考查考生理解文言文句意的能力。

答案:B(A后一句不能表现其是健吏;C前一句不能表现其为政谨慎;D前一句不能表现其为政谨慎)

8. (3分)答案:D

9.(10分) 本题重点考查考生理解并翻译文中的句子能力。

答案:(1) (3分)百姓曰:“若然,则我等护公往鞫,有不测愿同死。”甫登舟,而担馈糗粮者,投舱几满。(每错2处扣1分;应断不断、不应断而断都算错。)

(2) (7分)①调查这件事, 果真有一个抱着席子哭泣的老妇,准备裹尸离去。朱山说: “你有孝心,还可以改正。(“渠”1分,定语后置句1分,整句通顺1分)

②大家如果因为我的缘故抵抗朝廷的法令规章,这是杀我,不是爱惜我。”(“苟”1分,“以”1分,“王章”1分,整句通顺1分)

参考译文:

朱山,浙江归安县人。乾隆十六年进士。乾隆二十年,任彰化县知县,刚到任祭拜妈祖庙完毕后,视察监狱,问狱吏说:“那些被关押的莫不都是大盗吧?”狱吏回答说:“只是一些小偷罢了。”朱山说:“小偷怎值得关押?”把他们全部召到县庭并放了他们,同时各给他们十两银子,让他们各自谋生。并且说:“我同你们立下章法,再次犯法不赦免。”不久抓捕一贼,审问他,是先前释放中的一位。朱山对役使说:“当初立法一定要执行,判为用杖打死。”不久又打死一贼,于是县里人惊惧,互相告诫说:“这是一位真正的雷厉风行的官员,我们不要犯法。” 不久又抓获一贼,正喝令杖打,只见他脸上有泪痕,朱山说:“犯法当死,为什么哭呢?”这贼回答说:“小人知道自己一定会死,刚与母亲诀别,所以悲伤。”调查这件事, 果真有一个抱着席子哭泣的老妇,准备裹尸离去。朱山说: “你有孝心,还可以改正。”再给他十金,并且严厉告诫他说:“你到其他地方去做买卖,求得生活,不要住在这里,被我抓住。”这个人扣头离 开。

朱山治政谨慎,审案时,只要积下两个案件就到庭审理,(因此)案件没有积压。彰化县府有私款,每年收入几千金,朱山不接受。说:“正常供应之外,就属于横暴征收了,作为百姓的治理者怎可以让百姓贫困呢?”巡视道台德文巡视彰化,按旧例所送礼品十分奢侈,朱山不准许,只送十担米,四只熟羊,德文对他不满。不久朝廷文告下达,命令造册丈量田地。朱山尽力相争说:“彰化刚刚得以开发,一半是盐碱地,同其他县不同。先前清理丈量,曾经留有多余的土地,来缓解百姓的困苦。现在如果再丈量,必将大大伤害百姓,我不忍这样做。”但德文催促非常紧急,县里人士相谋贿赂他万两银子来免除土地丈量,朱山认为不合适,说:“我在此,断然不让诸位贿赂上司。”急令夺回银袋。德文听说,十分气愤,向朝廷弹劾朱山私自征收赋税。上报完毕,朱山被逮捕,县里几万人纷纷拿起竹竿驱逐朝廷委派的官员,气势强盛。朱山挥手制止,哭着说:“大家如果因为我的缘故抵抗朝廷的法令规章,这是杀我,不是爱惜我。”百姓说:“如果这样,那么我们护送您去受审,如有意外希望能与您一同去死。”刚登上船,挑着所送的粮食的人几乎挤满了船舱。

朱山被关押在省部一个多月,福建将军熟知他的冤情,请求朝廷赦免朱山。朱山得以召见,官复原职,又被升为滦州知州。朱山将去赴任,中途经过家门,见不是原来的房子,不敢进去。不一会儿他妻子出门迎接他,说:“呀!这是你前年被罢官时,彰化县百姓人士送给我们居住在这里的。”拿出购劵查看,购买房子花费了一万两银子。